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福宁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朱元璋治宫廷恋:将与宫女谈恋爱的太监剥皮  

2012-03-27 00:33:40|  分类: 书海泛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朱元璋是个比较严肃的领导,眼睛里容不得沙子,在他手里,贪官要剥皮,太监谈个恋爱,娶老婆,也要剥皮。铁腕治贪,没得说,铁腕治风化,那就该商榷了。

朱元璋治宫廷恋:将与宫女谈恋爱的太监剥皮 - 龙往事 - 龙往事

  几千年以来的人类文明社会,总会有许多不文明的组织制度和人事制度,如宫女制度,如太监制度,就是中国史上最不文明的制度,男的被废,女的不能嫁,阴阳失调,罪莫大焉。然而,总要在最不合理的组织内,找到尽量合理的组合,总要在不人性的圈子里,尽量找到人性的光辉,于是,憋屈的太监们和憋屈的宫女们,结合了。

  翻翻明朝笔记野史《万历野获编》,方知道《后宫》里的宫女嫁给公公汪直,并非空穴来风,编剧能读书,影视有文化,善哉幸哉。

  对食恋的覆盖率:万历年间的明朝宫廷 宫女配太监比比皆是

  看过《后宫甄嬛传》的都知道,宫女与太监搭配过日子,叫做“对食”,有点搭伙吃饭的味道,这玩意在汉朝就有了。在这里,我没能力做学术的考据,也没精力做全景式的描述,就让我们学黄仁宇老师,把镜头集中在大明万历年间的宫廷。

  那是十六世纪末期和十七世纪初期,那时候的皇帝叫朱翊钧,就是明神宗,也就是万历皇帝, 西厂厂公汪直已不在世上很多年了,邵春华也只是个传说,但是在世的太监仍有一大把,邵春华们也得与他们相依为命,而且愈演愈烈。沈德符,当时明中央政府一位领导的公子,正在部属学校念书,出于很八卦的目的,打听到宫里头的“汪直们”和“邵春华们”混得越来越火热,宫女配太监,从个别现象到普遍现象,从非主流现象到主流现象。沈德符同学很八卦地透露:宫里头如果哪个太监没找女朋友,或者哪个宫女还没找男朋友,那已经很OUT了:“内中宫人(宫女),鲜(少)有无配偶者”。

  沈德符勾勒了大明王朝“对食恋”发展路线图,前些年还偷偷摸摸,如果谁谈恋爱了,在路上还不好意思跟熟人打招呼,到了万历年间,则形势一片大好,公然手拉手肩并肩在宫里头走来走去,夫唱妇随,跟外头的夫妇没有半点区别,“唱随往还,如外人夫妇无异”。

  “对食恋”很实在,往往发展到“对食婚”,从恋爱走向神圣的婚姻殿堂,他们的婚姻也有浪漫气息。紫禁城虽然隔离了自由,隔离了人间,但隔离不了月光和星子,隔离不了玫瑰花瓣与雨丝,这些苦人儿“星前月下,彼此盟誓”。当然,恋爱婚姻也要花钱,为与心上人一个约会,公公们不惜重金,得以一亲芳泽。

  朱元璋 将谈恋爱的太监剥皮

  既然相爱相恋相婚,总得彼此有个称呼,在紫禁城里,你一声“娘子”的,我一声“夫君”的,当然泄露机密,于是有暗号。太监做了宫女的老公,就称呼为“菜户”,听起来好像是说某公公是某宫女的那盘菜。当然,“菜户”不是随便能叫唤的,那些个挑水的,劈柴的太监就不能叫别人为“菜户”,于是就称呼为“某老太弟兄”,例如汪直,就叫“邵春华老太弟兄”,老太就是宫女的荣誉称号。

  久而久之,暗号变成明号,连高高在上的皇帝也知道了,甚至接受这个事实,以至于看见宫女的时候也会问:“你的男朋友是谁?”或者问太监:“你的女朋友是谁?”宫女们和太监们也不必冒着犯“欺君之罪”的风险隐瞒,直截了当汇报就是。反正这样的恋爱婚姻不会闹出人命来,能放一马就放一马。

  当然,也有领导不喜欢“对食恋”的,朱元璋是个比较严肃的领导,眼睛里容不得沙子,在他手里,贪官要剥皮,太监谈个恋爱,娶老婆,也要剥皮。铁腕治贪,没得说,铁腕治风化,那就该商榷了。万历皇帝也容纳不了“对食恋”,凡是涉及“对食恋”这条红线的,都会处以极刑,那些个从中作媒介的,也会一顿板子打死,就是所谓“廷杖”。

  然而,七情六欲不是剥皮和板子阻止得了的,而且存在的就是合理的,“对食恋”这种人事架构的合理性也不是剥皮和打板子所能阻止的。因此,“对食恋”一直顽强地存在着,发展着,沈德符这样记载:“然亦终不能禁也”。

 对食恋的负面:连皇帝外套 也偷了卖钱

  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在太监宫女这些同命鸳鸯中,监守自盗的也有,宫女老婆将宫里头的东西偷出来,转交给太监老公放到市面上去卖,“对食恋”组合大搞走私活动,甚至连皇帝的东西也敢偷,也敢毁。

  例如万历三十二年,1604年,尚衣监里头丢了一件御前珍珠袍,万历皇帝震怒,着司礼掌印太监去查,管衣服的三个太监被关死一个,流放两个,珍珠袍还是没着落。袍在哪里?有人知道,原来是万历皇帝跟前一个很受信任的宫女下班的时候顺手带出去,交由太监男朋友卖到外头换零花钱了,知道的人却不敢说,万历皇帝也懒得追究了。有时候追赃追得急了,干脆一把火烧了,然后打个报告上去,说是不小心弄坏了,天子富有四海,当然也应该有四海的度量,哪里能跟个小宫女计较,也就是轻轻地批评一顿而已,“付之一炬,以失误上闻,不过薄责而已”。

  从这些混账透顶的管理记录来看,宫廷虽黑暗,等级虽森严,但也不是不让人喘一口气,感谢那些混乱的管理,感谢那些老板的马大哈作风,让打工仔们总能在严酷的现实中,喘一喘气,擦一擦汗。 
   对食恋忠诚度考察:忠贞者受赞美 但也有劈腿事件

  “对食恋”和“对食婚”虽然没有法律约束力,但也有道德舆论约束力。其离婚率分手率有多高,不得而知。沈德符当时打听到的具体状况是:经常有人在丧偶后,就死心守节,再也不找新人,男女都如此,圈子里对这种行为的态度是:“津津称美”,评价是:“义节”,可见主流的舆论导向还是主张忠贞的。当然,也有一些做人境界不高的,爱劈腿,爱搞三角恋。典型的例子就是万历时翊坤宫郑贵妃手下的宫女吴赞女,本来一直名花有主,主就是宋保。吴美眉喜欢搞多项选择题,在持有宋保的情况下,又备份了一个男朋友:张进朝。

   朝廷的报纸 也登太监桃色新闻

  宋保哥哥得知对方劈腿后,倒没有去砍男小三(当时为此械斗的也不少),也没连捅女方十三刀,他忍受着巨大的心灵创伤和感情痛苦,遁入空门。对这种很有风度的做法,宫里头的人都说:“高”。

  本来是一个畸形的圈子,本来是畸形的组合,却有着如此健康的舆论导向,可见善良和正义,不会在任何机制里丧失。 
   当然,男人有钱就变坏,太监有钱也变不好。那些混得好的太监,兴趣也不止停留在宫里头的美眉,他们的做法基本和正常的男人一样:养二奶,包小三,而且很多是娱乐界的。在万历时候的北京城娱乐圈,有个叫“西院”的地儿,里面养着些什么人?都是那些从一线退下来的女歌手,女艺员,或者刚踏入娱乐圈的小美眉,甘心被太监圈养起来,一旦这些人进了“西院”,那些德艺双馨的同行们马上就会耻与之为伍,“同类俱贱之,不屑于齿”。

  太监的桃色新闻闹大了,也是报纸的猛料。据当时的一份邸报报道:抓获一名披着太监外衣的妇女,据其招供,在大内厮混已久,与某某公公是恋人关系。此事付司礼监处理,妇女付法司处理。截至沈德符报道这则新闻时,尚无处理结果。

  结语:世上最强大的是什么?是组织。世上最有效的是什么?是组合。一个良好的组织,一个紧密的组合,往往能克服恶劣客观环境,至少能冲淡恶劣客观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。宫女太监的“对食恋”其实就是这样一种抗争逆境的互助组合。

  逆境不可怕,我们有组织;风浪不足畏,我们玩组合。在市场上玩,在国际上玩,都是这样的。(摘编自广州日报)

博主推荐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